田七

就念书,哄睡这种操作……默默地给太太们递笔


【九辫】我就不爱唱情歌(2)

丧心病狂的兔子★:

*黑道九爷✖️驻唱金丝雀辫儿 
*九辫同人 OOC慎入 
*小学生文笔 
*手速极慢 不定期更新 
*脑洞一时爽 填坑愁断肠 
 
 前文链接:(1)
 
张云雷被他提溜着脖领子拎回车上,他也不说话只抱着吉他琴箱,扭着头透过摇下的车窗看人潮涌动,看身后那一大片同他们一样被晚高峰堵得寸步难行的私家车。 
刚刚被堵了四十分钟都没这么浮躁不堪的杨九郎忍不住先开了口。 
“我说我买了你,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嘛?” 
张云雷回过头看了他一眼,在自己浑身上下摸索了一会儿,翻出一把连零带整的钱来。 
“我今天,只赚了这么多。” 
整的就两张,剩下全是块八毛的硬币,得亏他手大不然还兜不住着一堆零钱。 
他把钱一股脑儿的全塞进杨九郎手里,然后一脸的大义凛然。 
“我卖艺不卖身。” 
杨九郎一巴掌呼在他额头上,打散了他这一脑袋乱七八糟的想法。 
“小屁孩儿,想什么呢……” 
 
 
酒桌宴席谈生意最好不过的场合了,杨九郎原本是想让他跟司机一起在车上等的,谁想张云雷肚子一阵打鼓然后一脸委屈的看着他。 
“饿了?” 
他摸了摸自己干瘪的小肚子点点头,模样乖巧。 
杨九郎长叹一声,把他从车上拽下来。张云雷被他扯着腕子还想着去拿他那琴箱,杨九郎一把夺过又扔回车里。 
“吃饭你带着它干嘛,丢不了。” 
 
 
“呦呵,九哥。换口味啦,上礼拜那个开网店的小网红呢?卸了妆把你吓着了吧,哈哈哈……” 
一桌子都是杨九郎的狐朋狗友,也都有生意上的往来。这些个人不是高干子弟,就是富二代,张云雷坐在他旁边就跟掉到狼堆里的羊一样,各个打量他如同在打量杨九郎之前那些明码标价的女朋友。 
“这回这个长得倒是挺纯的,大学生?” 
杨九郎看了一眼正埋头吃东西的张云雷,轻哼了一声。 
“这小子可比大学生贵多了……” 
 
 
张云雷被杨九郎安置在远郊的别墅里,方圆几十里全是度假区,现在是淡季人烟稀少。 
房子原是买给某一任小相好的,具体是谁他还真有些记不太清了。 
“这地方挺长时间没人住了,有些积了灰。” 
杨九郎瞧他一副洁癖发作的样子,把他拉到自己身后,扯下蒙住家具的白布。那灰尘四起漂浮在空中,张云雷躲在他后面捂着口鼻招手散了散满屋子的霉灰气味。 
“你先凑合一晚上吧,明天我让人来收拾。” 
杨九郎也闹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,反正见他流落街头总是有些不忍心。可欠了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他见得多了,也没见过他心软。 
杨九郎拉过他的手,将这房子的密码写在他手心里。张云雷那双弹吉他的手极是秀气,骨节匀称纤细修长捏在手里软软的。 
“你要走?” 
张云雷见他写完了字就要走,忙回握住他,两只细长的手指勾着他的食指,这姿势在杨九郎看来极暧昧。 
杨九郎歪着头看了看被他勾住的手,又看了看他拧着眉头的一张脸。 
“怎么?你真想肉偿……” 
张云雷抿着薄唇,松了手。 
“不是,你不是买了我唱歌嘛,你要听什么?” 
他把琴箱放倒在地上,将他那把木吉他拿出来。杨九郎这才觉出些他的性子来,张云雷这么轴的人也确实是少见了。 
杨九郎轻笑了一声,也不客气,大大咧咧的坐到满是浮灰的沙发上看着他将拿吉他背在身上,那琴箱大开着在他脚下。 
和杨九郎把他从地铁口捡回来时的样子一模一样…… 
“我说什么你都会?” 
张云雷调了调吉他,抬头看了他一眼,仿佛他问的问题是一句废话。 
杨九郎自动忽略了他关爱智障的眼神,抓了抓自己毛栗子一样的短毛。 
“就那个……那个……洗刷刷什么的那个……什么天空飘来五个字儿……” 
杨九郎听的歌不多,不过闹哄哄的歌他才印象深刻。 
“大张伟是吧,行。” 
张云雷试了试和弦,指尖拨响吉他的手似是有魔力的。 
 
寂寞围绕著电视  
垂死坚持 
在两点半消失  
多希望有人来陪我 
度过末日  
空虚敲打著意志  
彷佛这时间已静止 
 
在杨九郎眼中,时间似乎真的已然静止,唯有张云雷拨动琴弦低声吟唱…… 
 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 
 
有计划把挖的坑都填上 
 
嗯,计划…… 
 
🙃🙃🙃

记一次争吵之后

“你不用来接我了,我已经是很多人的小宝贝了,你去找别的小朋友玩吧,我才不要在你这里做一个委屈鬼。哼~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你可愿渡我:

初稿,不知道会不会改,大量省略号及儿化音注意。
比心,爱你们。





现在是晚上九点,距离张云雷摔门而出已经一个半小时了,杨九郎坐在沙发上双手环抱一肚子闷火。


“你不知道他有多气人。”


——谁说不是,今儿他可太过分了!


“脾气大得和什么似的,明明他先找上我的,结果呢?这么些年了一直是我伺候他,喝杯水,冷的不行烫的不行,饭菜些微油一点不吃,饿的胃疼就耍脾气使性子,跟我没个好脸儿。”


——难伺候着呢,说也不听,老爷们儿半点不将就,和大林他们出去的时候也没见这么矫情。


“台下一遍词儿都不对,上台不忘都是命好,包袱翻不翻随心情,老半天才入进去活儿,自己什么身体状况心里头没个数,上赶着蹦哒拦都拦不住,下台了就喊腿疼。”


——这人就疯起来旁的都不顾,刚认识那会可没见这样,谁知道这两年怎么回事。


“这两年越发飘了,最近更是,见天儿地跟我闹腿疼,诶就刚才,我洗个热毛巾给他敷腿的工夫,给自己开了罐冰啤还,说他两句摔门就走。”


——嚯,这才什么天儿啊喝冰的?胃又不疼了,身子骨又不发冷了?


“说的就是啊,我这上赶着替他注意,他自己个儿半点不在意,那我操的什么心?”


——…话虽这么说,但该操心的还是得操心,毕竟是自己家角儿不是,你刚才话也说得太重了。


“我那不是气话么,气头上呢。”


——那也不行,你明知道他什么性子,还[您什么身份啊,要多少奴才没有?告诉你,我这还不伺候祖宗了!],你看看你说的什么杂种话?


“……”


——你没瞅见他眼圈都红了?


“…瞅见了。”


——那你还说得出口?他也就跟你有这么大脾气,心里不明白怎么回事?


“……”


“明白。”


——那别想了,赶紧找他去啊,大晚上的天儿多凉,别提刚才还闹着喊腿疼了,冻坏了怎么办?


“他有脾气我还有呢,我也要面儿的人啊,回回都我认错哪成?”


——那…不管了?


“我再坐五分钟。”


——……


“……”


——……


“…五分钟了没?”


——没,一分半。


“…表坏了,我手机撂哪儿了?”


杨九郎穿了鞋子,一手开了楼道灯,一手勾开防盗门锁,边往外头走边拨通了张云雷的电话,一抬头,就和抱腿坐在楼梯上的人瞅了个对眼儿。


手机话筒在静谧的楼道里“嘟——嘟——”地响着,谁也没说话。


响了没几下,张云雷手里“噌”地亮了,调了静音的电话震动着。


杨九郎看见他红着眼圈瞪着他,当着他面儿按了拒接,嘟嘟声戛然而止,顿时又气又好笑,索性也关上门走到另一截楼梯上坐下,摸出手机又打了一遍电话。


张云雷这回接的很快。


“张老师?”


楼道太安静了,自己的声音和话筒里的声音先后响起,显得有些怪异的滑稽。


“张老师不在,张老师找别的奴才伺候去了。”


“别啊,那我怎么办?”


“爱怎么办怎么办,搭档脾气大你就换一个呗,你脾气多好啊,喜欢你的也不少,干嘛非得伺候祖宗?”


“祖宗先找我搭伙的。”


“你当初眼瞎自己同意了怪谁?”


“我能怪的了谁?从刚开始搭我就知道我搭档是个什么德行,脾气大性子泼,起兴致了任性不讲理,做事看心情,没什么脑子心思倒挺细,心眼儿小爱记仇,一天到晚跟个小孩儿似的。”


“这么多缺点你换人吧趁早,找个好脾气的去,我…”


“可是我爱他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爱他,这就都不叫事儿。”


楼道里突兀地响起吸鼻子的声音,还伴随着压抑着的颤抖的呼吸。


“是,甭管什么原因,往您跟前儿凑的人,能从这儿排到三庆园,喜欢我的也有那么几个,但是太浅了。”


“那种喜欢我看不上,都浮在面儿上,喝个酒就能忘,有人挑唆就能生嫌隙,出点儿事儿就各自飞了,都太浅。”


“吵一架就散伙的都他妈是过家家,咱俩不一样,咱俩得过一辈子的。”


“磕磕绊绊,跌跌撞撞,轰轰烈烈,大风大雨,平平淡淡,这辈子说白了也不过就是这么个过程,咱俩才走了哪儿到哪儿啊,离结束早着呢。”


张云雷把脸埋在了臂弯里,举着手机的胳膊微微发着抖,楼道里只余下他的抽泣。


“翔子,我错…”


“甭说那些个没用的,哪有爸爸不原谅儿子的?”


杨九郎盯着对面楼梯拐角贴着小广告的乱七八糟的墙抹了把鼻子,只觉着他没掉下来的眼泪全流进了自个儿心里,满满胀胀。


张云雷拿袖子一擦脸,抬起头来,把视线落在对面邻居家冰冷的防盗门上,想着这楼道里有了灯和人,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,一个人总忍不住多想。


“你大爷的,个小眼儿八叉的生的出我这么好看的么?”


“哪儿你就好看了,长得跟那羊驼似的。”


“滚蛋,你那天跟九力那儿夸我好看我可记着呢。”


“废话,德云社后台一堆歪瓜裂枣,你可不好看么。”


“行,你行啊,等着死台上吧你!”


“甭想,我死台上肯定因为你忘词儿。”


“闭嘴吧你,赶紧地开门去,冷得慌,腿疼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咋?”


杨九郎在昏黄的楼道里眨巴两下眼,又眨巴两下,慢动作似的扭头去瞅他。


“张老师,我好像光顾着找你忘带钥匙了。”


“……你怎么不把你那小眼睛落屋里头?”


张云雷没好气儿地挂了电话,扶着扶手站起来,拍拍裤子上的灰,居高临下地瞥他一眼,一摇三晃地摸出钥匙开门,杨九郎举着手机一脸懵。


“…您这离家出走还带钥匙?诶刚才我还忘了,不是您走挺远啊,刚到楼道里就不挪步了?”


“废话,我走了你自己想不开跑出去找人谈心,喝点酒叭叭地把咱俩这些事全捅出去,再让个坏心眼儿的给挑唆了死活要跟我裂穴,我找谁哭去?”


“嚯,想的还挺多。”


“别废话,赶紧进来,毛巾凉了洗个新的去 ”


张云雷在沙发上坐下,摩挲着伤腿看杨九郎迈进浴室,想了想,又起身丢掉了刚喝两口的冰啤酒,给自己倒了杯晾好的温水,等着他出来。

SWING_SWAG:

如梦幻影一瞬间
初心不改犹少年
风吹仙袂飘飘举
柠檬蜂蜜加点盐

💓20180707 西安

育崽大作战(ABO+生子,雷者勿入)

墨行雪褚间:

粉丝qq群,欢迎大家来玩!:652643134


本章流水账注意!(估计以后小甜饼日常都要流水账)


ABO设定+生子


雷者勿入,谢谢合作


开车?看心情。


主CP:沈巍Alpha/赵云澜Omega


副CP:楚恕之Alpha/郭长城Omega


日常小甜饼+怀崽生崽育崽鸡飞狗跳


原著网剧混合


副CP已经确立关系并上三垒,主CP互相暗恋


文笔差、叙事乱七八糟,用爱发电,随缘更新


中长篇


第一章   第二章    第三章    第四章    第五章    第六章    第七章  第八章


更新:


第九章(石墨链接)


微博防挂


图片链接


鸡兔同笼那个鸡坐地上超出名的。
鸡和兔共15只,共有40只脚,鸡和兔各几只?
假设鸡和兔都训练有素,吹一声哨,抬起一只脚,40-15=25。再吹哨,又抬起一只脚,25-15=10,这时,鸡都一屁股坐地上了,兔子还两只脚立着。所以,兔子有10÷2=5只,鸡有15-5=10只。
属于抖机灵啊,非常符合赵澜澜的思维。

-UMA阿仔-:

这样的日常 像蜜罐子一样♡
*记滁州车站路透*赶出来的涂鸦